Blog

依然一大早坐六点火车

元宵节将至。北天灯、南烽炮、东寒单,元月十五炸寒单是台东独特的风景。肉身寒单爷坐上神轿,锣鼓声中,一边摇晃,一边巡行,轿夫起轿向商家三进三退,绕行一圈后,炮炸盛宴展开,鞭炮往寒单爷身上丢掷而去,炸得越旺,象征财运兴旺。

国内消化医学权威林肇堂自称当过另类寒单爷,回想在中南部的兼差岁月,林肇堂形容那是一段炸寒单的日子。

林肇堂台大医学系毕业,当完总医师,打算开业去。刚好那时台大设立临床医学研究所博士班,但大部分总医师都不愿意念博士班,创所教授宋瑞楼于是邀请林肇堂,他的老师王德宏教授也敲边鼓,建议他一周帮忙六个半天,做胃镜和看诊,一边当兼任主治医师,一边念博士班。

在台大,兼任主治医师没有薪水,这是从日本时代留下的传统。那要怎么养家?有人介绍林肇堂去罗东博爱医院看诊。于是他每周一天一早坐六点多的火车到罗东,帮忙看诊,再给医院医师上课,晚上回台北。后来他转进中南部,到台中沙鹿童综合医院和高雄阮综合医院,两家医院帮助林肇堂念完博士班。

依然一大早坐六点火车,但往南,先到台中,再坐巴士到沙鹿,差不多十点到,看门诊、上课、做超音波。结束后,往朝马站搭野鸡车,杀到高雄已是晚上,找小旅馆栖身,第二天去阮综合医院,上课、病例讨论、看诊,然后搭飞机回台北。

这样一趟赚两万多元,那时他的孩子出生了,租了房子,前面诊所、后面住家,一个月房租就要两万元,只有病人来时才能开冷气,否则电费太高付不起。

靠着风尘仆仆兼差,俭省支出开业,林肇堂终于念完博士班。回想起来辛苦但有趣。林肇堂很喜欢跑地方,那时只要是看不懂的病,医院马上开刀,让外科医师打开看看。第二天他到了,就把病人X光拿出来,请他诊断。

林肇堂就他知道的,讲了一大堆。院长二话不说,请人捧了一盘东西出来,上面盖纱布,打开血淋淋,是昨天手术拿下来的组织或器官。

刚去时,他们考林肇堂,林多杠龟,但林肇堂很快学会诊断奇怪的病,而且愈来愈厉害,跑了十年,后来少有病例能难倒他。

这种给你钱,又给你学习机会。实在太好了。林肇堂以临床经验丰富着称,许多人看不懂的,他都说得出来,就是因为他真看过罕见的病例。

林肇堂把这段兼差岁月称为炸寒单的日子,寒单爷肉身接受炮火轰炸,但愈炸愈兴旺。兼差虽然被炸,但付钱给你,又教你学别人学不到的东西。

也是这样的兼差经历,让林肇堂与众不同。进入台大,大家讨论学术,有时讨论了半天,不知道为什么?可是林肇堂曾经下乡,发现他们看不懂时就开刀,开进去就有答案。林肇堂收集丰富病例,也结交了许多地方朋友。

后来林肇堂在台大医院做到副院长,过程就是按部就班。其实他结束内科主任任期就想离开台大,因为觉得三年能做的事,不需要做六年,他不想做重复的工作。

从台大到辅大,现在中国医药大学附设医院任职,林肇堂放弃舒适圈,难免紧张害怕,但他认为可以一试。就像经过山洞,里头黑黑的,走出外面,才能见光明。

不想筑墙,林肇堂于是造桥,走出更宽广的路。

上一篇:www.073173.com独家》恸!台湾第一对分割成功连体婴兄弟 兄忠仁骤逝
下一篇:联合新闻网获授权转载

no comments»Leave a comment »

Name (required)

E-Mail (will not be published) (required)